敬畏生命

三点一线的枯燥生活,使我犹如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金丝鸟,累并快乐着!

今年寒假,我回到了阔别五个多月的老家。吃晚饭的时候,爷爷告诉我,明天农村伯伯家里要杀一头猪。我杀过鸡、鸭、鱼,就是没有杀过猪,因此我很期待能有这样的经历。然而当我自己的想法告诉爷爷时,却遭到了无情地拒绝:“不行,那玩意力气可大了,五六个小伙子都不一定能按得住它,太危险了。”“我现在已经是初中生了,再也不是小学生了,我长大了,我可以的!”我并不甘心,一阵软磨硬泡说服了爷爷。

第二天,我们早早地起了床,赶到伯伯家。来到猪圈,里面散发着难闻的气味,我只觉得一股恶心翻涌而来,难以名状……六个壮汉正打开了栅栏,放猪入网。这网由小指粗细的尼龙绳编成,十分坚韧,加之又在水里浸泡了一夜,足以网住一只三百斤的肥猪。

只见肥猪扑向了敞开的栅栏,一头冲进网里,紧接着便是嚎叫与挣扎。它的腿迸发出惊人的力量,即使在我们七人合力的拉扯下仍然差点被它挣脱。飞扬的尘土不仅阻碍了我们的视线,还引发我们咳嗽。我被它的疯狂所震撼,隔着手套也能感觉到手掌的疼痛。

此时,爷爷抓住这位“拼命三郎”的后蹄,并麻利地把它们与前蹄绑在一起,断绝了肥猪的逃生希望。最后,五花大绑地将它抬出去放在土坎上,头悬放在外面(便于接血)。这个过程中它一直在挣扎,大家也已经累得气喘吁吁。

当这头猪被完全控制住的时候,伯父玩笑式地递给我一吧杀猪刀,并简单给我讲述杀猪的方法,让我试试。我的心怦怦的跳,颤抖着接过了刀……尖锐的嚎叫充斥着我的脑袋,一种莫名的难受压迫在我的胸膛,我扔下刀,落荒而逃。

没多久,耳旁响起的是酒桌上各种热闹的寒暄,他们一人一筷子,很快就将一盘猪肉瓜分殆尽。看着碗里的红烧肉,想着刚才的经历,小心脏还有些怦怦乱跳。看着人们满足的表情,替猪惋惜的心情也好了许多。满足吃货们的味蕾,估计就是它的价值所在吧……

闻着乡间特有的泥土芬芳,一瞬间,我似乎长大了。

正如林清玄所言:在这广大无垠的时空之中,我可能是渺小的。无法含水止熄世界燃烧的火焰,也不能以安静来止熄世界的喧嚣纷扰。但只要我们对生命充满敬畏,就能使世界其光遍满,无垢无杂。

发表评论

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