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份爱

我的童年记忆,关于曾祖母的,早已模糊成一团水雾的影子,从我记事起,她的腿脚就不再灵便,后来,得知她也有些痴病,街坊领居都说她的闲话,她还是执拗的到学校门口的梧桐树下等待放学归来的我。每每,我如一只雀跃的小鸡跑在前面,跑出十几米远,回头看她,她深一脚浅一脚卖力地走着,如同一只笨重的老鹅,她抬起头,对我傻傻笑着。于是,她跛足慢慢行走的样子牢牢地刻在了我的记忆中。

后来,我长大了,和她说话要微微俯首了。那天,我陪她到亲戚家中看戏,我在前,她在后,我无意间一回头,看到了她走路的样子。那天的风很大,将她的淡蓝色小碎花的素色小褂吹起皱褶,她走得很卖力,很卖力,每往前走一小步,身子就向前倾一下,她并不瘦,但不知怎么的,那天我觉得她很单薄,她抬起头,望着前方的我,眼睛里藏有一丝无助,还有一抹无奈,但她还是笑了笑,傻傻地笑了笑,但这一笑却让我的心悸动,疼痛,流泪。

那年,她病了,病得很严重。她整天躺在病床上,她终于不用再在我身后苦苦追随了。我和妈妈推着她走到她以前看戏的地方,走到她原来等我的地方,走到花明,走到柳暗,走到每一处有阳光的地方,阳光洒在她的脸上,她又露出了那傻傻的笑,只是又多份幸福和满足,没有那追随我时的痛苦与无助。其实,你知道吗,我多想和你一直走,一直慢慢地走,走过花落又花开。时光轰轰烈烈地往前跑,我想抓住从指缝间留走的时光,只想与你慢慢地走。

但是,你还是走了,这个在我生命中只存在10年的人。

心灵的伤疤早已痊愈,有时在街上看到一位老人在苦苦追随着前方自己的小孙子、小孙女,我多想对那个孩子说,请你停一停,等着你身后的那个人,虽然你一回头便能看到那个人,但是请陪他们走一段静默的路。

发表评论

后才能评论